我为什么还在跑船

admin发布

一个好的领导班子,工作氛围对后生的影响能有多大?

我为什么还在跑船?

因为我能感受到希望和光芒!

这份希望和光芒不是源于航海这个职业,而是源于其从业者——海员!

2010年5月10日,那是我离开校园,真正踏上航海工作岗位的第一天——严格意义上来讲,还不算上岗,因为只是实习而已。

那一天,我和套派班子一起乘大巴来到广州新沙码头。下车后,我懵懵懂懂地提着行李箱跟着大家走上了“五洲2”的舷梯。

因为是套派,所以换班人数特别多,这让本就不宽敞的梯口及生活区过道显得非常拥挤。

我是套派班子中唯一一名实习生,除了我,别的人或者驾轻就熟地找自己房间去了,或者兴高采烈地与交班船员攀谈,我则略显迷茫地站立于人群外。

就在我既不知道该干嘛,也不知道往哪儿走的时候,时任“五洲2”大副的达锋老大走到了我跟前。

“小伙子,跟我走吧”。

说完,他伸手拎过我身边的行李箱,然后带着我爬楼梯上到四楼。

在此过程,一直都是达锋老大拎着我的行李箱走在前面,而我则处于既感激又懵圈的状态一路跟随。

走到四楼右后方一个房间门口,身材略显瘦削的达锋老大略带气喘,却又满脸微笑的对我说“小伙子,你就住这个房间吧,以后有什么问题就找我,我是这条船的大副”。

直到这时,我才知道他是本船大副!

作为一名航海专业的毕业生,我当然知道大副在船上的地位,达峰老大作为本船大副,甲板部门长,居然帮我这小小实习生拎行李、爬楼梯,我觉得不可思议,难以想象!

当时的我,除了笨拙地连声道谢以外,真的是感动、兴奋得不知道说什么好!

……

时光飞逝,一晃11年过去了,但每每想起,依旧让我感慨连连、激动不已!

这件事让我对海员群体有了一个立体的初识——很热情、有责任、够担当、胸怀宽广!

这份感受就像一粒种子,在我心中播下了希望,并在未来的日子里越来越强地绽放出光芒!

从那时起,我就下定决心——我也要做到大副,并且要把这份航海的温情传递下去!

我的航海职业生涯第一个房间

我是幸运的,在我实习期间,不仅有好大副的传帮带,还遇见了热情洋溢、乐观开朗的柱南船长(南哥)。

南哥不仅业务水平高超,还非常善于活跃船上气氛。“五洲2”自新沙港开出不久后,南哥就在广阔而平静的南海上组织了一场让我永生难忘的聚餐活动。

那是我从业以来第一次参加船上聚餐,除了值班船员以外,其余26人分别坐于两张大圆桌旁,大家有说有笑,气氛非常热烈和欢乐!

没过多久,南哥对我说“小飞啊,咱们‘五洲2’可是公司标兵船,这个称号是全体船员共同努力的结果,来到这条船实习,你开不开心呀”
“当然开心,非常幸运呢,船长”我连忙站起来回答南哥。

“那你要不要敬一敬师傅们呀”

还没来得及回答,南哥又打趣补充道:“对了,咱们船还有一个光荣传统,那就是新上船的实习生都要打上一轮,有没有问题呀”

正所谓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,二十出头的我听完南哥说话后,连想都没想就字字铿锵道——没问题,船长!

……

然后我就开始了让我至今难忘的“打一轮”操作——从船长开始,我把在席的所有驾驶员、轮机员、电机员、水手、机工、大厨、服务员以及实习生师兄们都敬了个遍!

不过,在此过程中,师傅们非常照顾我,他们有的会故意说自己喝的是饮料,让我也喝饮料。

那一天的最后记忆是我被实习生师兄给扶回了房间。类似情景还发生过一次,不过“培训对象”变成了我同学。

“猛男”是我同届不同班的同学,比我晚上船一航次,他在第一次参加船上聚餐时也接受了“打一轮”光荣洗礼。让所有人印象深刻,且每当想起就令人忍俊不禁的是——喝到一半就被扶回房间的他,没过多久居然又出现在餐厅门口,扶着墙、一脸灿烂的他,用浓厚的湖南口音说了声“我又回来啦”!

这一幕引得全船人哈哈大笑——但没过多久,他又被扶回去了,然后彻底老实了。

我的航海职业生涯第一个房间

除了教授专业知识并传递乐观开朗的精神以外,南哥给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,当属他那次背着女儿走在甲板的场景!

某航次“五洲2”回到广州新沙港卸煤,南哥夫人带着女儿前来探望。开航前,南哥领着她们下船,因为甲板走道散落着从卸货抓斗上掉下的煤块,南哥怕女儿踩到后滑倒,所以全程都背着女儿!

当时的我在甲板跟值班水手一起当班,看着南哥背着女儿的背影,我觉得海员在面对家庭时,其内心是那么的柔软和细腻,其后背又是如此的有力和宽广!

在那一瞬间,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家庭对于海员来讲,是那么温暖与重要!



往更深处回忆,我愈发觉得自己幸运——因为“五洲2”上还有着非常棒的大厨和服务员!

大厨姓朱,手艺特别好,他的手艺让我觉得海员群体真的是藏龙卧虎、人才辈出——谁要说当海员是在岸上找不着出路才来的,那只能说明这个人在思想非常浅薄的同时,其眼界也极其狭窄!

后来我在第一次作大副时又跟朱大厨同船,不过我还是习惯于让他直接叫我小飞。

大师傅服务航运几十年,现已光荣退休,希望他身体健康、长命百岁!

服务员有个“江湖称号”,叫四哥,四哥为人耿直、热情、大方,还是个党员,并一直坚持学习!

四哥当时在“五洲2”做兼职党支部书记,我入党就是通过四哥走完的第一步!

后来,四哥通过自身过硬的政治素养以及持之以恒的努力,最终成为了大型航运央企的一名政委,非常了不起!

在大师傅和四哥身上,我看到了航海人的精湛技艺与奋斗品质!

彼时,海事劳工公约还未生效,不存在海员在船时间限制,所以我的实习之旅全部是在“五洲2”这一条船上完成的。

十多个月的时间里,除了以上人和事,还有着许许多多其他的宝贵回忆——比如跟水手汝章师傅学粤语,我恬不知耻地跟他对侃粤语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听下去的。

比如信雷大副在我生病时为我果断做主,让我下船看病、疗养(当时喝了假冒伪劣矿泉水,频繁拉肚子导致严重问题,幸好有信雷大副的果断做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)。

比如公司岸基李科长,他对我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与照顾,甚至当我向公司报销费用时,在公司流程没走完而我又赶时间的情况下,他自掏腰包为我提前垫付。
……

所有这一切,都温暖着那颗初入航海的心,为我点亮光明、指引方向的同时,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——

有许许多多的海员,他们不仅拥有不惧风浪的刚毅,还有着善良的品质,细腻的内心,宽广的胸怀,坚实的后背,果断的头脑,热情的性格,开朗的心态以及积极的思想!

一件件事,一张张脸,这些镀金般的记忆一直闪耀在我脑海,鼓励着我在航海这条道路上克服困难、努力前行!

“五洲2”是我从事航海职业的第一条船,在此之后,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和事鼓舞着我,激励着我,作为榜样垂范于我!

作为年轻一代航海者,我们身上承载着老一辈航海人的寄托和期待,并且,我也深深明白——只有成为一名船长,才能更多、更广、更深地感知这个行业,也才能更有底气发出海员的声音来传递这个群体的光和亮!

这就是我——

在诸多看低海员价值的嘈杂言论中;

在不予理解甚至缺乏善意的冷漠目光中;

在朋友们认为我的性格不可能坚持至今的预判中;

在海员际遇今非昔比、四面逆风甚至江河日下的大环境中;

——仍然坚持,并且无悔成为一名海员的重要缘由和最大动力!

作者:陈飞